美国加州葡萄酒和忽近忽远的中国市场

2020-01-10 11:54栏目:招商展会

   2017年5月,美国加州葡萄酒协会在中国北京、青岛、成都等地举办了一轮加州酒庄巡回推广。

  

   众所周知,加州最为中国酒商与爱酒人所熟知的产区为纳帕谷。但此次巡展的讲座却焦距于推荐加州纳帕以外的产区与葡萄品种。

  

  

  

  

   协会与酒商开始主推纳帕谷以外的加州产品

  

   笔者此次所参加的讲座被命名为加州非比寻尝品鉴讲座(CALIFORNIA UNEXPECTED),主办方将几款葡萄酒的酒瓶蒙住,请参与者猜测葡萄酒品种。而此次上台的葡萄酒,不少并不来自于纳帕谷,品种也并非为人熟知的赤霞珠、仙粉黛,而是丹魄、西拉、歌海娜等品种。主持人也在讲座上强调:加州是全球第四大葡萄酒产区,纳帕谷的产量仅占加州的2%。

  

   在此次巡展,也有酒商主推纳帕谷以外的葡萄酒品牌。以上海酒谷(Wine Hub)为例,尽管这家主销美国葡萄酒的进口商代理了品质上佳的纳帕谷葡萄酒,但在此次巡展上却未带纳帕酒参加,而带来了一个加州帕索罗布尔斯产区的品牌。

  

   据上海酒谷的总经理郑子钦介绍:这次推广的酒庄品牌尊诺(J Lohr)曾被《葡萄酒与烈酒》杂志Wine Spirit评选为餐厅最受欢迎的 帕索罗布尔斯产区品牌,并被《葡萄酒热心家》杂志Wine Enthusiast评选为2013年度酒庄。但其零售价位在160-260元人民币区间,在美国本土定位为大众化品牌,且有能力跟价格比它高出一倍的纳帕酒PK。

  

   性价比与主流产酒国PK优势不明显,加州酒只能做纳帕酒的裙带

  

   不过,郑子钦也承认,相比全球其余产区,加州葡萄酒价格不具备优势。

  

   美国葡萄酒在质量上,跟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葡萄酒相比并不差。但美国的低价位葡萄酒相对来讲竞争力弱一点。这可能是因为美国酒没有任何政府补贴,也可能是美国的人工费太高,所以在最低价位的这一档次,很难跟智利酒、南非酒、甚至西班牙酒竞争。他说道。

  

   "加州其余产区所体现出的性价比优势,主要还是跟纳帕谷进行比较。而当它跟智利酒进行比较时,却并没有太多优势。一名主营美国酒的进口商如是说,因为,我经营纳帕以外的加州酒,主要都将其作为纳帕谷的‘裙带’搭配销售。让纳帕谷为其背书,在突出其相比纳帕酒的性价比。

  

   主要满足内需,出口份额少

  

   而加州酒面临的更大瓶颈,则仍然在于产能。加州其余产区的葡萄酒与纳帕谷葡萄酒一样,出口份额极少。

  

   由于美国是全球第一大葡萄酒消费市场,加州葡萄酒主要还是供应美国本土。以我们酒庄为例,85%的产能内销,出口仅占15%。因此美国本土市场对于酒庄而言是最重要的。当然作为国际市场负责人,我更希望把酒卖到中国来。这也是我到这里来的原因。参加加州葡萄酒协会举办中国巡展的尊诺酒庄副总、国际销售负责人肖恩·泽莱尼(Shaune Zeleny)告诉WBO。

  

   也就是说,对于想主营加州酒并打造品牌的中国酒商而言,即便销售上来了,供给量未必有足够空间。

  

   加州乐事的模式难以复制?

  

   但值得一提的是,1990年代便进入中国市场,曾是中国销量第一的单品加州乐事就是一款名副其实的加州酒。这款葡萄酒又是怎样实现在中国市场实现大多数加州葡萄酒无法实现的业绩呢?

  

   嘉露是一家年产量超过12亿瓶的大型酒厂。嘉露的产能占整个加州的1/3,是加州产能最大的酒厂,而且远远把第二、三名甩在了身后。只有它有充足的葡萄酒可以出口。而包括产能第二、三名的加州酒都是成本高、内销大,出口能力弱,所以除了加州乐事这一不可复制的个案,其余在出口时都少有机会。一名熟悉加州葡萄酒以及加州乐事的酒商告诉WBO。

  

   而为何加州乐事可以做到如此廉价,且销量如此之大?上述人士指出:加州乐事并没想过把品质做得多么优秀,它收的葡萄都是比较便宜的。但它很早就打造了微甜葡萄酒,这让很多初级消费者十分喜欢。

  

   美国的葡萄酒企业少有像嘉露这么大规模的,嘉露尚且如此,其他小规模酒企更难在中国市场进行预投入。这一点美国的饮料企业手笔更大,不管事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在中国都进行了市场培养和前置投入。美国加州酒要想市场占用率起来,不能把品牌建设工作扔给中国进口商。一位担任国外酒企中国区代表的汪先生如是点评。

  

  

版权声明:本文由茅台酒厂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招商展会,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加州葡萄酒和忽近忽远的中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