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类O2O:最终或难免价格战

2020-01-19 08:02栏目:酒文化
TAG: 酒文化

   从时间节点上看,酒类电商有关O2O的“矛盾”是从3月12日开始的。

  

  
 

  

  当天,酒仙网在北京召开了有关O2O的“厂商说明会”。一消息人士向新金融记者透露,会上,酒仙网表露了要进入酒类电商O2O阵营的想法,还推出了新项目“酒快到”。

  

  
 

  

  然而,这个看似正常的公司举措,却遭遇了诸多“流言”。业界较为普遍的观点是,“趋势,酒仙网不得不为之”;抑或是“为了获得再次融资,B2C已然缺乏说服力”。巧合的是,从一“出生”就带着O2O标签的中酒网在3月12日一早,就对业界“放话”:“中酒O2O欲做酒业‘屠户’:砍去厂商一切合作费用”、“一切圈钱的O2O都是伪命题”。

  

  
 

  

  至此,原本“暗流涌动”的酒类电商“O2O之战”转为“地上”。

  

  
 

  

  事实上,酒仙网与中酒网的第一次“交锋”,始于去年11月。

  

  
 

  

  彼时,中酒网在酒类电商领域还是个行业新手,“正式的线上销售开始于去年9月。”中酒网官方在给新金融记者的回复中称。但在去年“双十一”之后,这个新手却被誉为“行业黑马”。

  

  
 

  

  公开报道显示,酒仙网在“双十一”的销售额超过2.2亿元,稳坐酒类电商领域的头把交椅。而“双十一”销售额达4800万的中酒网,不仅跻身酒类电商前三甲,还拿到了天猫排名第三、京东排名前五、国美排名第二、一号店等其他平台均进入前十的成绩。

  

  
 

  

  在业界对中酒网“侧目”的同时,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却公开表示:“酒类O2O是伪命题,永远不开线下店。”当时的郝鸿峰认为,线上平台可以省去线下店的租金费用和人力成本,实行O2O相当于走回头路。

  

  
 

  

  时隔几个月,酒仙网却要做O2O了。而这一“食言”,或许开始于更早些时候。

  

  
 

  

  “其实,早在去年12月酒仙网就表露过要做O2O的想法。”前述消息人士称,在他看来,郝鸿峰口中的“伪命题”是说酒仙网不会在线下以“酒仙网”为名开店,并非否认O2O模式。

  

  
 

  

  据该消息人士透露,厂商大会后的酒仙网正在积极地与“厂商”谈判,郝鸿峰本人几乎每天都是“会议”状态,有关细节只能等待其官方的披露。

  

  
 

  

  对酒仙网O2O的真实世界,业界并没能表现出足够的耐心,有关酒类O2O的各色言论充斥在网络世界里。

  

  
 

  

  依旧是3月12日,这个并非“黑色”的星期三。

  

  
 

  

  被业界认为在酒类O2O领域较为成功的四川壹玖壹玖酒类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1919”)董事长杨陵江从这一天的1点开始,连发七八条有关酒类O2O的微博,或直抒胸臆或转发他人观点,其间不乏行业对酒仙网参与O2O的评价,总结起来,核心的意思是:“酒类电商O2O,并没那么容易。”

  

  
 

  

  这家运用多种方式卖酒的1919,在去年第四季度才被业界贴上了O2O的标签。杨陵江在年初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公司从2008年就开始做现在所谓的O2O。不是PC、不是网站,主要是电话。现在,电话售酒占我们订单量的60%,但是在那个时候大家理解不到位,现在想想,实际上,我们做的就是O2O。”

  

  
 

  

  酒仙网官方拒绝向新金融记者透露有关进军O2O的具体信息,但与之相关的新闻发布会会在19日召开。并表示,作为中国最大的酒类电子商务综合服务公司,酒仙网在此时发力O2O也属意料之中。如何更好地卖酒,并帮助线下经销商、专卖店分享电子商务红利,这是酒仙网团队一直以来努力思考的问题。因此,酒仙网即将推出的O2O创新模式,或许就是郝鸿峰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O2O“狂热”

  

  
 

  

  如果将酒仙网和中酒网的同时“出手”看做一场“争夺战”的话,那导火索应该源自北京买买圈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买买圈)。今年2月底,这个号称国内首个酒类终端联盟的移动送酒平台在首届中国白酒O2O高峰论坛上公开表示:“就要出厂价。”

  

  
 

  

  这家之前并不被行业熟知的公司,“是想依据互联网思维和技术创建一个聚合型资源整合平台,联合各区域市场内最广泛的名烟名酒店,旨在打造一个全国网络+区域联盟的O2O终端联盟。”买买圈副总裁涂海霞对新金融记者说。

  

  
 

  

  在她看来,酒行业对O2O的热衷已经是2014年的事儿了。“翻过年后,我明显感觉到这个词迎面扑过来了,O2O模式并不新鲜,只是大家的认识越来越清晰。”

  

  
 

  

  据涂海霞介绍,白酒行业里的O2O模式因为“主角”的不同,而被分为几种不同的类型。在2013年行业形势不好的时候,为了促进销售,厂家纷纷开始“触网”,有些还依托线下的专卖店来实现配送,但厂家并不知道自己做的是O2O模式。

  

  
 

  

  “后知后觉”的厂商不是少数,1919也在其中。这个集酒类连锁专卖店、电商、物流配送中心以及可以通过400电话来售酒的公司,在去年年中的时候,还被认为是个“四不像”,就连杨陵江自己也认为是“不小心混入”了O2O。

  

  
 

  

  但像买买圈和中酒网却是从一开始就“立志”要做O2O的。采访中,这两家公司均表达了这样的初衷。不同的是,买买圈的规模尚小,且侧重于移动平台。更为不同的是,二者的“风格”。

  

  
 

  

  涂海霞并不愿意拿买买圈和中酒网以及将要加入O2O阵营的酒仙网做比较,甚至不太愿意用“竞争对手”这样的字眼。她说,“既然大家都存在,就说明有差异化。互联网是无边界的,我们跟厂商合作,不需要厂商改变什么,合作实际上不仅仅是独占,我们愿意用平台这个概念,希望用真正互联网思维去做酒业O2O。”

  

  
 

  

  相对于买买圈,中酒网略显尖锐。在此次有针对性的“放话”中,中酒网强调了以往就在坚持的,所有合作厂商“零费用”,并声称要做“屠夫”。

  

  
 

  

  在给新金融记者的回复中,中酒网称有关“屠夫”的说法是站在行业立场上的——在严峻的行业局势下,很多厂商苦于寻找出路,尝试“触电”、“触网”,所以就有某些酒厂不幸地成为“案板上的鱼肉”,没解决问题反而增加了成本。 而中酒的经营理念是“守正出新、和合共生”。

  

  
 

  

  其还强调,我们认为一切以“O2O”之名向客户收取加盟费、品牌管理费、促销费、进店费等费用,要求客户订货等要求,都是圈钱的行为,都是伪命题。

  

  
 

  

  实际上,中酒网是暗指酒仙网的,虽然尚不清楚酒仙网在本轮O2O计划中,针对合作厂商的具体政策,但此前,厂商若要在酒仙网上开家店,是要向酒仙网交纳近300万元的费用。如果一年有100家新客户,酒仙网就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版权声明:本文由茅台酒厂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酒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酒类O2O:最终或难免价格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