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席CEO”之交杯酒 为什么都不长久?

2020-01-13 05:15栏目:酒文化
TAG: 酒文化

   联席CEO这一名词频繁出现在2015年的合并潮中,同时出镜率颇高的字眼还有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这些看似理想化的合并条款实际上的留存时间却短得可怜。让人不禁怀疑今年以来上演的一场场合并的好戏,或许只是为了掩盖吞噬与被吞噬的真相。

  

   11月10日,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发内部信称,即日起不再担任新美大的联席CEO,转任公司董事长,而美团创始人王兴将担任新公司的CEO。与此同时,大众点评网联合创始人李璟、大众点评网最早的天使投资人王雨即日起从大众点评网退休。牵手刚过一个月,美团和大众点评的联席CEO制度就正式宣告结束,大众点评在新美大核心管理层的地位从此一落千丈。

  

  

   滴滴与快的的状况也如此相似。今年情人节两家实现战略合并,滴滴打车CEO程维及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同时担任联席CEO。然而,在合并后不到2个月的时间后,就有这样的消息爆出:快的管理团队出售了6亿的股份套现退出,CEO吕传伟曝光度随之下降。而现在滴滴快的改名为滴滴出行,活生生把快的的痕迹也抹去了。

  

   58同城手法更狠,今年4月宣布与赶集网合并,短短4个月后,就借助大财主腾讯的力量全盘收购了赶集网,赶集网的老股东基本全部出局,联席CEO制度自然荡然无存,而赶集也成为了被消化的一方。

  

   短短数月之内,双方不再势均力敌,一方壮大,另一方式微直至被吞噬,这结果多少有些唏嘘。但细想之下,大众点评和美团、赶集网和58同城,滴滴和快的双方在合并前在各自垂直领域竞争得如此激烈,怎可能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完美结合?

  

   合并时美其名曰侧重不同优势互补减少无谓的消耗,给新公司前景描绘出一副美妙的蓝图,却忽视了两家公司管理方法、运营理念、企业文化上的差异。

  

   因此,一场内耗不可避免。除了团队合作、市场开拓、资源分配等问题引起分歧以外,更重要的是,双方业务高度重合,为了新公司的正常运作,销售部门和内里各个细分行业都面临整合的可能。整合过程中,谁走谁留,本身就是一场征战。

  

   既是征战,就有胜有败,失败的离开,胜利的留下,再自然不过。至于谁担任新公司CEO,除了内耗之外还存在多方的博弈:双方所占的市场份额谁更大,两位创始人的风格谁更为强势,甚至资本方更看好谁都是决定因素之一。

  

   由此可见,行业内的老大老二成为一家人后,虽然不再明目张胆地互掐,但实际上双方小动作不断,并非表面上那样一派平和、一帆风顺。

  

   那么问题来了,1919和购酒网最后会是谁吞噬了谁?

版权声明:本文由茅台酒厂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酒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联席CEO”之交杯酒 为什么都不长久?